「車轔轔,馬蕭蕭,行人弓箭各在腰...」,當時我幻想自己在《兵車行》的詩意,只是沒有「爺娘妻子」送別而已。

 

十九小時的漫長車程,我朋友不斷在倒數,鐵路上前進的282次火車已逐漸遠離廣東,沿途路過韶關、衡陽、長沙。在火車上,睡魔三番四次找我,身累心疲,即使是90度坐著不好睡,我有幾次很想睡覺,但睡不了一陣子,便會給迎面火車來的吵耳巨響弄醒,又或火車突然大力煞停搖醒。

 

張眼望去,站了一整晚的同車乘客,比我們更苦,我想讓一點點站著的人,奈我坐在三座位的通道旁位置,如果坐著四人,怕擠到坐著中間及靠窗的人,真是有心無力喔。

 

偶然上廁所時,站著的乘客會把握時間坐一會,待我從廁所回來後,他會馬上站起來,把座位讓回給我。(2017年曰:那年代的中國人,很多人都是很單純。)

 

天色漸變,子夜到了盡頭,破曉即將來臨,我由衷佩服站了一整晚的人。這時,坐著臥卡的朋友呼叫我們,分批過去休息一下,總算那朋友有點良心,好讓我們可以小睡在舒適的臥鋪。

 

我:你在「大」車去哪兒。

乘客:你說甚麼?搭車?其實說坐車,我們聽得更容易,你肯定是從香港來的?

我:對,我們這「貨車」經過很多城市,所以想問問你在哪個站下而已?哈哈!

乘客:甚麼貨車?你說火車?哈哈!

 

大約睡了一小時,我醒來和附近的大陸人談談話,向他們討教一下國語,我也教他說廣東話,引發連場大笑,貫通整個車廂,這也是旅行的樂趣。

 

2017年曰:驀然回首,那時候的辛酸,今日回味起來根本不值哂,人生是由經歷組成,我深信人生永遠是歡笑多於唏噓。

 

**照片是桂林著名的象鼻山(1985年)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台中港人

傑拉德在台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