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車轔轔,馬蕭蕭,行人弓箭各在腰...」,當時我幻想自己在《兵車行》的詩意,只是沒有「爺娘妻子」送別而已。

文章標籤

傑拉德在台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